a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黑客联盟 > 黑客入侵网站 > 文章内容

QQ黑客基地肉鸡的俘虏!一个菜鸟木马黑客的自白

作者: 黑客基地 来源:免费黑客网 时间: 2015-07-23 阅读: 黑客入侵网站
曾几何时,在计算机技术人员眼中,黑客还被当成了天才来膜拜。即使到了中国所特有的红客出现,也因为所谓的正义感而尚能被网民接受。但在目前这个几乎全民皆可以做黑客的时代,黑客守则中的不恶意破坏任何系统已无人遵守,黑客精神被彻底抛弃。

  在赤裸裸的金钱诱惑下,天天都有数不清的人怀着各种目的,前赴后继踏入网络地下世界。Kevin的7天黑客日记,让我们看到了互联网“黑社会”触目惊心的事实:许多人以偷窥为乐,交流着各种木马入侵手段,把肉鸡(被黑客控制的他人电脑)卖给别人,甚至还有所谓的“师父”,制作简单易懂的教程。

  Day1萌芽

  从大学开始,各种电脑新知识一直是我的兴趣所在,那些黑客、红客、木马、病毒之类的信息就特别能够吸引我。在这方面我没有太多的知识,但看看那些报道也很过瘾。

  去年有关DDOS攻击敲诈网站的报道,就引起了我不少兴趣。当时在百度贴吧,我看到灰鸽子群、木马群等非常活跃,每天会有近百篇帖子更新,绝大多数都是有关灰鸽子教学、推销木马软件以及肉鸡销售等内容。当时想想自己没有兴趣攻击和黑掉那些网站,也就只是看看算了。

  不过,最近金山和灰鸽子之间的争论又引起了我的兴趣,听说寄生在灰鸽子上下游这个产业链达到了1亿元的规模,让我真的大吃一惊。想想自己现在拼命每个月才赚那么几千块钱,真是有点嫉妒。我对计算机一直有兴趣,我就不相信自己会比那些人差。我想上网看看灰鸽子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要去学。

  Day2寻找 自学

  趁着下午上班不忙,我溜达到百度的灰鸽子贴吧中,里面有一个帖子,标题是“90元收徒,教鸽子配置,内外网上线方法,免杀,抓肉鸡,网马配置。”这很吸引我。按照帖子的提示,加入了一个以VISTA SP1为名字的QQ群。

  当我顺利通过验证进入该群后发现人还真不少,137名成员中有30多人在线,大家正在热火朝天讨论有关双开、肉鸡、代理、扫描等话题,对这些名字我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不管它,反正不耻下问就行了。不少人的名字前面还有“【徒】”的字样,大概是付了钱的标记吧。

  在这个QQ群的共享空间中有40种相关教程和工具提供下载,我都下载了,不过大部分都是压缩文件,需要解压密码才能查看使用。听说很多人都是借教木马骗钱的,算了,我还是晚上回家先看看网上的资料自己试试吧,反正网上的黑客网站和软件那么多,不一定要交钱才能学。

  Day3联络 付费

  昨晚搞了一晚上,看了不少网站,也试用了一些软件,一无所获。那些入侵、扫描的教程和文章说起来都很简单,但我照着操作却死活得不到相同的结果,真是郁闷。看来还是得交钱拜个师父才学得会吧。

  今天我回到了VISTA SP1群,找到了管理员Paul,他就是大家说的师父。不过看看他的QQ资料显示,年龄为25岁,目前也在上海,和我一样。

  当我以菜鸟名义谦虚向Paul请教如何使用灰鸽子以及木马等一系列问题,他显得并不耐烦,只是说自己拥有多年的黑客木马经验,并能编写黑客工具,而且只要拜他为师,可以免费提供各种黑客工具。

  好吧,交就交吧,反正只要能学会就行,Paul很爽快地提供了建行和工行的两个账号,让我转90元进任一账户,并留下了一个134的手机号码。下班后我就通过建行ATM机上给Paul转账90.01元,并短信通知了他。Day4拜师 初试

 

  昨天晚上我有事,回家已经11点多了,上群看了看,还有10多个人在线,不过师父却不在了。

  今天又忙碌了一天,但我一直惦记着师父要教我的事情。回到家匆匆扒了几口饭,我就上网去找师父。他说已经收到我交的学费,并正式表示我现在已经是他的徒弟了,而且还让我在名字前面加上了“【徒】”以和其他人区别。

  随后师父给了我解压密码,让我先从他自己制作的“内网鸽子上线教程”动画教程开始学起,按照教程操作。虽然是非常傻瓜的操作,但也许是自己太笨了,我操作后并没有取得教程中所说的效果,连灰鸽子远程控制软件都打不开。师父随后利用QQ远程控制功能控制了我的电脑,演示并查了故障原因。据师父分析,估计因为我电脑用的系统是Windows2000,所以才不够稳定。已经晚上10点多了,师父说时间太晚,不愿意继续教了,让我第二天再联系他。

  Day5讲解

  今天晚上,我换了一台Windows XP的笔记本,和师父再联系,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果然在师父的QQ远程控制指导下,顺利将灰鸽子服务器软件测试调试上线好。随后师父嘱咐我按照“免杀教程”,将生成的这个服务器软件进行免杀处理,以躲过杀毒软件。

  按照教程的方法,我采用4种不同的工具,一步步完成了服务器软件的处理,果然“如愿”逃过了电脑中卡巴斯基的查杀毒处理。呵呵,终于比昨天要顺利了,一步步接近胜利。

  以我的计算机知识来看,免杀处理过程应该是在软件中加入大量无关的代码,然后加壳,再进行多次压缩加密,以达到躲过杀毒软件的效果。不过我发现,免杀教程的制作者不是师父,似乎是来自于黑鹰红客基地网站的某位人士,也许他们之间都有交流吧。

  完成了灰鸽子服务器软件调试和免杀,终于到了第三步了。按照师父的提示,我开始学习下一步操作———抓肉鸡。但是在看了自动抓肉鸡的教程后,却发现缺少了一个重要的工具。当时师父已经下线了,所以我只能请教仍然在线的师兄。一位好心的师兄告诉我这个工具必须向师父购买,“外面买不到也找不到,是师父自己编的,大概50元吧。”

  好吧,既然师父不在,又拿不到工具,那我就再去试试前两天下载的其他黑客工具和教程吧。不过遗憾的是,最后还是没有成功,看来还是得让师父按部就班地教我。

  Day6小成 偷窥

  第六天了,还是没有找到一台肉鸡,真的有点气馁。不过师父安慰我说,这个事情是急不来的,要有耐心。他还告诉我有些徒弟看了教程,按部就班地学,很快就满师了。

  按照教程,我把灰鸽子服务端配置好,再一次做了免杀。并根据网络上找到的教程依次进行端口扫描,弱口令密码扫描。经过3个多小时的等待,终于我的软件中提示已经找到了14台目标电脑。

  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照着教程所说的,我远程登陆目标电脑,上传灰鸽子服务端,运行。啊,终于灰鸽子有反应了,目标电脑终于被我控制了,我拥有自己第一台肉鸡了,万岁!我的第一台肉鸡位于四川绵阳,我找到电脑中的图片文件夹。“甘肃图片?”下载看看,原来是位MM在景点的留影啊。继续,继续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

  同时我还在继续看那些有漏洞的电脑能不能入侵,结果是4:14,不到30%的成功率,但我已经很满意了。

  再入侵一台肉鸡,来自福建,但电脑里好像没什么东西,只有一个联系表,没意思,关了。

  另一台肉鸡里面许多与网游有关的文件,应该是个网游玩家吧。看看他在干什么?在打游戏,好,下次等我给他种个网游木马,把装备偷来全部卖掉。

  对了,听说灰鸽子还能够打开肉鸡的摄像头。试试看,怎么没反应,大概是没安装摄像头或者没插上吧,下次再试试其他肉鸡。

  不知不觉都凌晨一点多了,虽然明天,不对,应该是今天不上班了,但还是先去睡觉了。

Day7犹豫 放弃

 

  今天下午,我把这几天的经历炫耀地告诉了表姐,结果被她好好骂了一顿,因为她就中过灰鸽子,结果重装系统又打了补丁才解决。

  可是我才入门,就这样放弃了?回家后看了看全球头号黑客凯文·米特尼克的报道,我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黑客,只是一个可耻的偷窥者。

  在这个群只待了短短六天,看到经常在线的徒弟不下20余名,而且还有一些“学有所成”的徒弟在师父的允许下教授新来的菜鸟,因此每天来加入该群的人也不下20余名。但如果在言语中流露出不想缴费学习的意思,就会被师父和师兄毫不犹豫地踢出该群。师父与几个核心成员的每月收入在万元以上,而这个群建立的时间只有短短4个月。

  好吧,我还是放弃这一切吧,这并不是一次光彩的经历。晚上我又一次打开了灰鸽子,删除了肉鸡上的服务器端软件。我决定告别这一切,改邪归正,明天醒来,我还是决定做个好人。

  幕后调查

  猖狂的木马教学

  从Kevin的来信及记者随后调查情况来看,木马教学不仅仅只是QQ上一对一的辅导,已经呈现多样化、专业化的态势。

  实际上,记者也通过百度贴吧联系上了几位教授木马以及贩卖木马工具的人。其中一个教授者的汇款地址为河南商丘,他给记者展示了自己拥有的各类木马盗号工具的截图后,让记者看着开个价,号称“包教包会”。而且,他还承诺当天晚上就去赶做视频课程。据这个人说,他之所以教人用木马,主要是为自己建网站筹集费用。

  而另外一位“教师”,开价就高了许多。从他与记者聊天过程以及所发的帖子中内容来看,他应该是某黑客论坛的版主级以上的人物。他所售卖的黑客工具———黑色××远程控制修正免杀版,从演示动画上分析,功能大致与灰鸽子相当,不过另外加了DDOS的攻击功能。他向记者开价为100元、300元、400元不等,后两个价格档次还承诺软件终身免费更新升级。

  除此之外,记者还加入了一个名为“黑客爱好者乐园”的QQ群(群号码为39191700),该群的主持人声称每晚8点在某语音聊天室进行语音教学,内容包括灰鸽子、双开3389、网游木马、高级木马、刷Q、入侵、“黑人”等。而记者在晚上几次进入该聊天室,的确发现这个群的主持人在进行语音教学。

  除了百度贴吧上面泛滥的教授木马的帖子,有关木马的论坛进入了更隐秘的状态。3月,灰鸽子工作室在一片喊打声中停止网站更新,声称永久关闭,而网上另外两个有关灰鸽子的重要网站也改头换面。比如凤凰灰鸽子论坛更名为凤凰工作室论坛,将以往的开放注册改为邀请注册,只有老会员才能邀请新人进来,旁人更难一窥究竟。虽然这个论坛的内容看上去已经改头换面,但木马、漏洞、免杀等仍然是热议的重要话题。另外一个格子论坛(原名鸽子论坛)已经轰然关闭,页面也打不开了。但是,网上打着安全或者黑客、红客旗号的网站、论坛上,随处可以找到各类黑客教程。

记者观察

 

  灰色的1亿元

  只要稍微了解电脑以及网络知识的使用者,加上一点耐心,都可以轻易地去玩木马、抓肉鸡、修改系统、偷窥视频、拿到肉鸡电脑中的各种文件,而肉鸡毫无察觉。

  所以,当灰鸽子工作室辩解称灰鸽子只是一个远程控制软件的时候,理由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其他真正的远程控制软件,比如Pcanywhere、Windows远程桌面、QQ远程协助,都需要被控制者同意才行,并且被控制者电脑上都有明显的提示。而灰鸽子却是千方百计地隐藏自己的痕迹。

  实际上,在灰鸽子之前,同样有一款木马在国内也赫赫有名,被很多黑客用来入侵,这款木马就是冰河。身为数据库开发程序员的冰河开发者黄鑫从来没有黑过任何一个网站,甚至在开发测试冰河的时候也是利用自己和朋友的计算机来检验。2003年黄鑫停止了对冰河后续版本的开发,程序员的良知让他不得不面对冰河作为一个黑客工具所带来的危害性。对比之下,灰鸽子开发者的行为是否如其所说只是卖菜刀的,就不言而喻了。

  灰鸽子这条所谓的木马灰色产业链是否有1亿元?这无法证实,但就记者所见的一切,却是触目惊心的。编写木马的程序员的收入要远远高于普通的程序员,这是事实。

  记者在QQ群中待了几天,看到不分昼夜、不分地域,时刻有人炫耀自己所窃取的肉鸡上的文件,熟悉的黑客之间会讨论是否要搞破坏。可是,当有新人上线来请教问题,“无私”解答者却寥寥。要想人教?要想获得强大的工具?对不起,请掏钱。50元起跳,越多越好。在这些群里,等级森严,师父带徒弟,徒弟带徒孙,一级一级,都被金钱利益牢牢纠集在了一起。

  如果说最早的黑客只是为了炫耀技术才入侵网站但从不搞大破坏,让技术爱好者佩服,现在这些玩木马的人,早已经用自己的行动玷污了黑客的头衔,已经毫无道德可言。

  专家视角

  法律维权仍为奢望

  周宾卿(上海市信息服务行业协会顾问律师)

  理论上说,参与整个木马黑色产业链各个环节的角色都是违法的,比如那些通过教学徒如何“种木马”并收取费用的“老师”,就可被列为“教唆犯罪”一列,其行为已经形成了“共同犯罪”,其他木马设计、销赃、盗卖等参与者也都难逃其究。

  但之所以木马犯罪者最终被绳之以法的少之又少,是因为以现在公安等相关部门还没有对木马产业链的上下游进行完整的追踪,缺乏足够的资源也造成对产业链进行全面调查的侦察成本过高。目前相关部门只能对影响恶劣、后果严重、涉案金额巨大的少数案件进行大规模调查,并将少数主要涉案者送上法庭。至于那些盗取QQ号、破坏个人电脑数据的行为,公安部门甚至不予立案,其实在现实生活中QQ和网游账号被盗者报案而公安机关不予受理的情况,已经屡有发生。

  造成这种现状的主要原因是虚拟财产仍无法准确被估值,司法机关很难以盗窃行为为犯罪者定罪,目前木马罪犯常被定下“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侵犯通信自由”等罪名,在高一级法院未对虚拟财产明确表态的前提下,下一级法院往往遵循过去的做法,绕开虚拟财产的概念为罪犯定罪。

  普通用户如果想举起法律武器对木马犯罪进行防范,至少在现阶段还是奢望,过高的维权成本和法律条文对虚拟财产的界定还是暂时无法逾越的坎儿。从实际操作来说,建议用户更多采用防火墙、杀毒工具等技术手段对自己的电脑进行防护。

盗号网站|盗QQ|盗QQ号教程|盗QQ号密码|盗QQ号码|盗QQ密码软件|恢复QQ聊天记录|怎么破解QQ密码|怎样盗QQ密码|怎么盗QQ|怎样破解QQ号|黑客技术|QQ密码暴力破解器|盗号方法|盗号软件|怎么盗QQ|盗QQ密码|恢复QQ聊天记录|盗QQ软件|QQ密码破解软件|QQ黑客工具|免费黑客网|黑客基地|黑客联盟_www.heike.hk